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芦竹林小说 >> 花满裾 >> 第三十章

皇宫里也没有往日的平静,先是凤贵妃突然一反平日沉寂不出,处处跟邬贵妃过不去,她极为恼怒花朝会那日邬贵妃所作所为,一向犯不到她头上便罢了,竟然想到冒她之名行事,其心可诛。宫中嫔妃都是望风行事,虽然皇上近年来潜心修佛,对后宫各人均无恩宠,但这个邬贵妃进宫时间不长却升得太快,早让许多人看不过去。凤贵妃一挑头,各宫各院之人也跟着说她的不是。

承天帝一向不理后宫之事,还未得知此事。后宫无主,常年均是四位贵妃轮流执掌,三月一轮。这一轮正好是凤贵妃,平时不见怎地,这两日她使出的手段令人咋舌,拿着祖宗家法历制说事,直把倾香宫打压得抬不起头来。邬溶月求助暮璟公子,怎料他不再理会她,只着人交待一句话:望贵妃娘娘莫要再插手赐婚一事。她有心找承天帝诉苦,可皇帝也在头痛。

承天帝是真的头痛,今年初始,他常常会头昏晕眩,御医说不出道道来,于平日生活却没有影响,只是一面对朝政之事便心烦意乱,且脾气变得暴躁。最为过激一次便是左文华入狱,太子进殿求情,他有些失常的发怒,操起案头玉砚砸向亲子,虽然没有砸中,却把他吓醒,慌乱间撵太子出京反省,实则是无法面对自己的儿子。

这种难以掌控的感觉,惟有面对着佛祖神像,默默颂经才可缓解,入夏之后的这些日子里更是折磨得他寝食难安,总觉得象有大事要发生。

花朝会后第二日,沈诚被传召入宫,承天帝想要为他另觅佳偶,知他与贺国公相熟,也请了贺国公来说项。

御书房中沈诚大惊失色:“请皇上收回成命,莫再提那赐婚之事。”

承天帝恼怒不已:“难道朕待你不好?”

沈诚不卑不亢,跪下言道:“皇上,非是沈诚不感天恩,只是心中属意凤家小姐,不作他人之想。”

“我瞧昨日你身旁女子也是极好的,不若我赐你金帛万丈,更允你琉璃堂为我应安皇商,这样可好?”

贺国公见沈诚不为所动,打圆场道:“这可是皇上恩赐,任谁也求不来的,你还不赶快谢恩!”

沈诚只是一哂,万没想到皇上竟会为了暮璟公子要强行赐婚。他抬起头直望上去:“敢问皇上,为何对暮璟公子如此厚爱?难道他若喜爱,拆散别人也是活该?”

承天帝阴沉着脸不发一言,这件事上,他确实有所亏欠,但君王行事岂能由人指摘?贺国公忙出口斥责:“大胆,圣驾前如此妄言,还不退下!”

沈诚行礼告退,承天帝也未责怪贺国公自作主张,任沈诚离去。可他为暮璟之故,并没打算改变心意。

熟料隔了一日公主也入宫求见,张口就说赐婚之事不可行,还说要收那凤尘晓为义女,自己女儿的婚事,不用别人操心。

承天帝盯着瑞兽里飘出的袅袅轻烟,微叹一声:“皇妹何时认得义女?这可是我皇家幸事,若皇妹可以忘记哀痛,朕自然为你高兴。”

本朝公主不多,到了承天帝这里,五位均是皇子,后宫嫔妃们没一个生得出公主,到得后来,承天帝失望至极,倒对皇妹家的明珠郡主极为疼爱,即使她长相不若皇妹那般美丽,可是她却有种花识草的本事,这点正投了承天帝的心思,常夸她聪慧。

公主叹了一口气道:“皇兄,我本待为明珠做完法事才提收她为义女之事,只是听闻皇兄要为尘晓赐婚,这才进宫找你。我知道皇兄喜爱暮大人,可这孩子却不愿意。”

承天帝有些疑惑:“难道暮璟这人便不能托付?我瞧他是极好的,这城中女子,不,这天下女子,有哪个不仰慕于他?”

“女儿家的心思,任谁也不懂,可能在她眼中,沈诚才是最好的。”公主得到了确切回答,请退离去,她面上浮起淡淡忧色,回想起当初自己的女儿有了心仪之人,含着羞意恳求她这个做母亲的同意。同样是为了旨意而来,不同的是,上一次她是为了女儿的婚事请旨赐婚,这一次,她却是为了义女赐婚之事来请皇兄收回成命。

承天帝望着桌上几份请奏的折子,更是心烦。自花朝会上凤尘晓一袭花衣出尽风头,引得宫中嫔妃都动了心,只是嫔妃们日常所穿所用,非祖制规定样式不可。花衣那等东西,好看却不华贵,且需内务府采买,这宫中妃子不多却也不少,内务府哪敢作主,再加上这是凤贵妃娘家侄女的店,如今后宫她正掌权,买还是不买?内务府无法决断,只得送到了皇帝跟前。

凤尘晓这边势必不可再硬逼,只是他是君王,执掌天下人生杀大权,被人这般忤逆他的旨意心中颇不痛快,哼,这女子看起来淡然沉静,却极为让人闹心。他拿笔一划,准了那道请奏,省得公主再为此事找来。

如此一来,“一品花韵”的生意便算做到了宫里去。短短两日,已忙坏了魏娘与夫君魏崇礼,他是通州天锦两头跑,成日不停。今日店正忙,魏崇礼被沈诚的家人请了去,沈老太爷居然是想让他劝沈诚莫要违抗圣意,早些接受皇上的安排。

这事其实与贺国公有关,贺国公自认为难得看谁顺眼,他觉得沈诚还算是可造之材,不忍见他与暮璟公子相争误了前程,便在离宫后亲往琉璃堂去劝他莫要自毁前途。正好沈家父母也在,闻言又喜又气,喜的是皇上如此青眼有加,还要厚赏,气得是沈诚居然为一女子违抗圣意,虽然那女子世是世家女儿。可是儿子现在由不得他们管束,只得从旁敲击,想让魏崇礼等人劝他接受。

公主府里,凤尘晓正等着娘亲入宫回来,她望着后园满地的的祭品和香烛,不由谓叹,这是要给她死去的亡魂做法事呢。眼前一切都提醒她,自己是真的已经死去,这一副肉身不过是意外求得,如今才能亲近父母。

今日一早她上门求助,应是母女连心,公主目含悲戚,拉着凤尘晓想了想便一口便应承下来,还说要收她为义女,如此一来,皇上便约束不得。

凤尘晓欣喜若狂,她没想到还有这一日,能常见到爹娘,名正言顺叫出爹爹娘亲,内心深处几乎产生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只是真正的认亲仪式却要待一尘大师来为明珠郡主做完法事之后。原来一尘和尚要来,再次看看刚抬进来的纸扎男女,她再没有忌讳,也觉得浑身发冷,忙去别处侍弄自己的花草去了。

公主从宫里回府带来的消息让她放心不少,皇上终于答应不再赐婚,明日之后,怕是让很多人失望。

“凤辰,我们到琉璃堂。”离开公主府,她突然想立刻见到沈诚。

凤辰依言命人往琉璃堂去,走不多时,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向轿内低低禀道:“小姐,好像有人跟着咱们。”

凤尘晓一惊:“只是跟着吗?”

凤辰仔细看了看后面:“是,早上出来的时候可能就跟着了,这街上人多,属下不曾留意,现在想来其中有几人竟是出来的时候就跟上了。”

她暗自沉思,可能是凤子沂派来保护她的人,可能是沈诚派的人,也有可能是暮璟公子,前两人皆是好意,怕她有事,后者却是为了跟踪。这却是理所当然的,他看似有情,却极为无情,依凤子沂在宫中所为,他怎可能轻易放过凤家。

即使有人跟着,她还是决定去琉璃堂,又有甚么可怕?可这样巴巴地来见沈诚,告诉他赐婚之事已经作罢,是否太着痕迹,竟好似要他放心。她是成过一次亲的人呢,如今却又像是懵懵懂懂的少女一般,抱着患得患失的心去会见一位男子,倒真让人脸红。她在轿中犹豫了一路,终于决定先见了面再说。

未料及在那条小巷口,与另一乘软轿相逢,两轿都欲先行,一时堵在那里。那边轿子不让,这边气恼他们态度不善,便也不相让。凤尘晓懒得理这些,先行下了轿子准备走进去,那边恰巧也落了轿子,里面的人正好出来,两边一对眼均是一愣,却原来是沈诚的父母。

基于这两位老人家此时对她的态度不是很友善,她只是颔首为礼,倒是沈母开口问道:“凤家小姐是来找诚儿?”

看那沈母一脸骄傲,凤尘晓略点点头,她不惯与人相交客套,只是吩咐凤辰往旁边让上一让,请二老先行。沈父却抬手阻止道:“凤小姐还是请回吧,诚儿不在。”

她只是瞟了一眼,这二老真当自己是琉璃堂的主人了,既然他们站在巷口不走,那就给她让路好了,话也不说自往小巷里走去。沈父发怒跟上来:“你这女子真是无礼,我儿岂能娶这样的女子?”

若在以前,沈家当然是巴结着四大世家,可是此时在沈家人心中,凤家不过暂居四大世家之首,待沈诚听从了皇命,五年后的御前露脸便是沈家的天下,凤家也得乖乖排在后面。

清风还在看守大门,他应门一看,居然是凤尘晓,喜道:“凤姐姐来了?”

又看到兀自跟在她身后的沈家父母,脸色立马耷拉下来:“夫人老爷回来了。”

沈父自持身份,不与他一般见识,只是问:“诚儿回来没有?”

“当家的出门未回,您老有何事?”清风再怎么不情不愿,可谁让他是在场唯一一个说话说的勤快的。

“让他回来后立刻见我。,”

“是。”到底是当家的亲生父母,清风也不得罪,偷偷告诉站在一旁的凤尘晓:“当家的就在上次我带姐姐去的那里。”

她忍住笑,几时见过躲亲生父母的人,她可是巴不得日日守在爹娘身边。

那些石林树海她早已熟门熟路,不多时来到了那处池中小亭。

沈诚正在看查帐薄,贺国公昨日过府之后,老太爷差点晕厥,不过是幸福的晕厥,他颤着声描述了一大堆沈家将来的辉煌,要沈诚接受皇上好意,并当场要定下来他与凌堂主的婚期。

沈诚只是冷冷地一声“荒谬”便打断了几人的美梦,明确告诉几位长辈,他的婚事当由他来做主,谁人说了也不算,即使是生身父母,若是再提此事,休怪不得他不客气。气得老太爷大叫不孝子孙,可也不敢再学当日那般真除了沈诚族中之名。

凌依正在前堂与几位管事商议出海的具体日期,忽听得沈诚传唤。

她将将走到池心小亭附近驻足不前,远远地看着沈诚正低头处理帐务,从这里看不见他的脸,他也不知她那般深深地注视,阳光下只觉鼻头发酸,这样的男子确不是她所能奢望,只是她把叹息和留恋都放在心中,面上若无其事地走过去。到得近前,才发现沈诚眉头紧蹙,面上略有忧色,他可是在担心着明日赐婚之事?

“当家的唤我来何事?”

他抬头一笑,忧色无踪,阳光下生生耀得她眼睛发胀,马上便要出海,她这般急着走,半数是为了躲避他。

他示意让她坐下:“我那爹娘族人多亏了凌堂主照拂,这些日子辛苦你。”

她微微苦笑:“几时这般客气?对了,有子沂的消息吗?我看尘晓妹妹很是担心。”

“应该是还在京城,我与他的部下联系,能联系上的都还在此地。只是不知为何要故意隐匿起来,也不想想尘晓会自责,她觉得都是她的错。”

凌依眼明,她早看出凤子沂对凤尘晓有些超出兄妹的感情,只是轻轻道:“子沂定是有自己的理由,说不定是帮中有事。你也知道他那个帮派并不只接我们一家的生意,我记得上次你们在婆娑山上不知为何与暮璟公子交手,会不会是因为被人发现了什么?”

这极有可能,沈诚想了想道:“曾听子沂说过你这次要跟着商队出海,可有此事?以前你也曾出过海,不是说太苦并不适合女子吗,怎地这回又想去了?”

凌依笑笑:“子沂居然和你无话不说,不错,此次我正是要跟着商队出海,清风已经长大,放着他整日在京中厮混,没多大出息,是该让他出去历练一番。我这个做姐姐的,陪在身边也好有个照应,再者,天锦城呆得久了,我也有些闷,他乡虽好却不是吾乡。海外归来,我便打算还回到西北去,我在那里生长,这天锦城花开得太盛,不太适合我。”

她多想留下来,陪在他的身边,为他料理堂中事务,可如今他有了别人,不再需要她,那么她只有离得远远的,看着他幸福。西北的风沙再大,她也要回去。

说话间凤尘晓与清风到了,见二人在那里,她微微有些不快,凌依眼明心亮,察觉到她的低落,拉了她坐下道:“妹妹快来,我正与当家的说着要出海的事。”

“出海?”

“出海?”清风已兴奋叫道:“姐姐,今年我也一起去吧?”

“自然。”

凤尘晓看着他未足量的身形,心想小小孩童也去得吗?

清风又问:“当家的,你也会去吗?”

凤尘晓转向沈诚,眼带询问。凌依心中伤感,口中却笑道:“当家的不去,只有我,怎么,你要不要去?”

“要!”

沈诚继续挽留:“这几年你把堂中事务料理得头头是道,此行一去需得大半年,看来我得日夜盼着你回来了。”

凤尘晓已知这世间有些女子有些如花,有些如草,但也有极少数一些女子,也可以如男子一般如鹰,自由翱翔,眼见着凌依即日便要飞离,凤尘晓心中有些羡慕。

清风性急,立时便要去准备出海用的东西,与凌依离去。凤尘晓目送了二人离开,转头问:“凌姐姐出海的日期定了吗,到时我来送她。”

“宫里下月要办喜事,采买了一批物件,待事了便要出发。”亭外流泉飞泄,岸边绿草如丝,说不出的雅致,她靠在亭柱面对此情此景,蓦地一阵心安,抱着臂膀看着着景色不发一言。

沈诚站到她身旁,问道:“对了,今日怎地想到来看我?”

“啊,我忘了,”她说不出自己是为了赐婚一事取消而来,这是个好消息,却不适合由她来说,只得另寻话题:“对了,二哥有消息吗?”

他抱歉地笑笑:“凤兄暂时并未露面,我想他可能有事要办。”

同凤辰回到别苑,凤尘晓还未坐定,魏娘已等不及来找她,先是说了这两日的收益,又谈起日后店铺扩大的事宜,凤尘晓心中有事,面色也有些勉强。

“这做生意,当然要拉拢各方豪杰,消息也得灵通,”魏娘兴致丝毫不减,继续笑道:“恭喜尘晓,皇上已不再提赐婚之事,咱们俩个有缘,你将可真要叫我声嫂子了。”

凤尘晓愣了愣,马上明白过来,原来是指她与沈诚将来结为夫妻。她脸上一羞:“魏娘说笑了,我与他并不是你们想的那般。”

“怎么不是?听说那沈诚在皇上面前直言道心中只有你一人,我倒要问问这算是哪般?”

经她一说,凤尘晓才知昨日皇上召了沈诚进宫,提及另许婚配,沈诚坚拒,若不是贺国公在场,怕是无法圆转。贺国公对沈诚倒是不错,只是有些老糊涂,跑去琉璃堂继续劝,又让让沈家的老糊涂们听到。今日沈诚爹娘又找到魏娘的夫君,要他帮忙劝沈诚,让他接受皇上的旨意,娶了琉璃堂的凌堂主,然后去做皇商,沈家的生意也自然成了皇商之列。

原来还有这一出,怪不得她到琉璃堂去时,沈氏夫妇会是那种口气。只是这么大的事,沈诚居然没有提及,想是不愿让她担心。

感动如颗心花种子在心底最冷最硬之处缓缓破裂,生出了稚嫩的花芽,慢慢在心中妖娆生长。随即又忐忑惶恐,凤尘晓总不敢面对这般情深,只不过几年前,她还是个被丈夫冷落直至被害死的丑女,那些丑陋的记忆将永远伴随着她,且此间事一日未了,她便一日不能心安。

魏娘说到沈家老人,不由愤愤:“通州不去也成,那沈家人势利的很,当初还想将沈诚从族中除名,只为了他年节时未及时赶回去祭祖。虽说这是他的不是,可也犯不着除名。”

凤尘晓猛地想起去年凤家祭祖那日,两人夜会于河岸,当时已是年节前,问道:“可是去年?”

“正是,当时通州城上下为此议论纷纷,谁不明白那是沈家长房怕沈诚太过才干,日后会夺了他们的势,却不知沈诚早已自己打下基业,沈家这位岂是他所图。”

魏娘继续道:“这不,他那父母一听说沈诚如今风光,又连忙从通州赶过来,住在琉璃堂里不走,甚至……我说么多你别胡思乱想,只要明白沈诚的心便可。”

她默然不语,从开州初遇一路又想到了天锦,这份心意她如何不明白。

魏娘又爆出今日最后一桩消息:“我可还打听到一件事,说了你肯定不信。”

“魏娘是越发的能干了。”

“非是我的功劳,全托了尘晓之福。那便是宫中近期有意从一品花韵采购物品,供娘娘们穿用,主要是想采买些花衣,便是花朝会上你那衣物在宫中亮了相,得了贵人们的赏识,咱们现在虽不是皇商,也离皇商不远矣。”

当日柳柳一句戏言,居然即日便可成真,凤尘晓一时也呆住,说不出话来。魏娘叹息:“当日沈诚让我到明德镇请你,初见你时我只当是沈诚为了美色痴迷,做出这等出钱讨佳人欢心之事,待见了你那些东西,才明白不是,至今日这般成就,非常人能及,尘晓,我看你便是天上司花的神仙下凡来呢。”

魏娘定是欢喜过了头,花神是管花开花落的,她则是将花从枝头摘下来,保持最鲜艳的时刻,是名符其实的采花贼。她肯定她不是神仙,若是,便不会为了暮璟之事为难,法力一动,心念一转便立时让仇人死去,亲人欢颜。

凤家刚获荣耀,凤栖臣正值春风得意之时,美中不足便是小妹被赐婚,谁知一朝回来,又无需担心,公主要收她为义女,且已为她挡掉赐婚之事,可凤三一番话又让他刚放下的心忐忑起来

“凤辰今日来报,说是与小姐出门时,发现有人跟了一路。”凤三面色凝重:“我觉着不对,又留心别苑的四周,才发觉外面竟有许多人盯着,怕是有大麻烦。”

还会有谁,自然是暮璟公子,凤子沂入宫被人发觉,这罪名大了去,没有立时三刻把凤家老小给兜出去,那是看在了凤尘晓面上,外面那些人是冲着凤子沂来的。

花朝盛会结束后的一段时间,正是各地花商采购订货之际,来往数目巨大,不可马虎,令凤栖臣分心之事太多,婉眉还在郴州,小妹赐婚之事,还需小心谨慎应付暮璟公子……凤栖臣想到自己身上背负的责任,真想抛下一切。

“凤三,你且收拾东西,早些送尘晓回郴州去。这里我还得等着调派商号,暂时不能回去。”

“大少爷,二少爷还没找到,他……”

“不必管他!”说是这么说,还是让凤三四处留意凤子沂的下落。

喜欢花满裾请大家收藏:(www.luzhulin.com)花满裾芦竹林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花满裾最新章节 - 花满裾全文阅读 - 花满裾txt下载 - 千岁忧的全部小说 - 花满裾 芦竹林小说

猜你喜欢: 宠冠六宫:帝王的娇蛮皇妃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皇上,请您雨露均沾娇术终归田居名门闺谋:嫡女二嫁弃夫盛宠之嫡女医妃公侯庶女娘娘带球跑了!腹黑帝王的心尖宠:太后千千岁邪王追妻:爆宠狂妃皇夫太绝色:误惹霸气女王爷盛世狂妃:傻女惊华天才嫡女,废材四小姐卦妃天下妻调令宁王妃:庶女策繁华专宠佳人盛世独宠:狼性王爷,你好坏天字嫡一号娇鸾小妾的淡定人生后福帝王燕:王妃有药凤帝九倾妻居一品
完本推荐: 重生八零:弃妇带娃撩军夫全文阅读妻子的面具全文阅读二婚之痒全文阅读好想住你隔壁全文阅读驭房有术全文阅读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全文阅读高术通神全文阅读特战雇佣兵全文阅读黄金瞳全文阅读次元切换全文阅读篮坛活菩萨全文阅读牧神记全文阅读传道大千全文阅读来自地狱的男人全文阅读洪荒之太一证道路全文阅读极品修仙神豪全文阅读超级微信全文阅读仙源农场全文阅读贪婪之主全文阅读赌徒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甜心嫁一送一:总裁,请签收!仙韵传觅仙道都市最强修真学生重生修仙在都市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女帝本色超级丧尸工厂狂暴武魂系统星际之全能进化猛卒巅峰玩家独步成仙剑神在星际影视世界当神探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没有谁,我惹不起我在异界有座城都市修真医圣神农别闹狼与兄弟笑佛铃都市少年医生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重生八零锦绣军婚修神外传仙界篇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天降巨富凌天战尊超级医生在都市

花满裾最新章节手机版 - 花满裾全文阅读手机版 - 花满裾txt下载手机版 - 千岁忧的全部小说 - 花满裾 芦竹林小说移动版 - 芦竹林小说手机站